仪征男子被非法拘禁,扬州警方一网打尽作案人员!

2019-05-19 21:56
订阅
已订

订阅.jpg


微信图片_20190519135801.jpg


家住仪征铜山的王师傅(化名)是位养鸭专业户,前段时间,鸭场所在的长山村要进行整体拆迁,王师傅本来还挺高兴,盘算着正好给鸭场来个升级改造,可他意想不到的是,拆迁过程中却遭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劫难。



噩梦般的经历


王师傅养了三千多只鸭子,但拆迁公司并不愿意赔偿王师傅养鸭的费用,所以拆迁的事情始终没有谈拢,鸭场搬迁的事情就僵在了那里。王师傅也没当回事,照常每天出门放鸭子。一天中午,王师傅把鸭子放出去后,就躺在路边的汽车里打盹,还没睡几分钟,就被几个二三十岁的男子摇醒了。


对方不分由说强行拉开车门,把王师傅拽下了车,就在这时,一辆轿车迅速开过来停在路边,车上又下来了两名男子,将王师傅按住并往车上拖。王师傅认出其中一个人就是拆迁公司的人。王师傅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任凭他如何挣扎,仍被对方强行带上了那辆轿车。王师傅被戴上头套,一片漆黑中,心里是七上八下,车子一直开了四十分钟左右才停下来。


车子停稳后,王师傅被对方蒙着头带下了车,下车后,他又被押着走了几分钟后,被摁在了一张椅子上。直到这时,对方才摘去头套让他重见天日。对方把王师傅带到了一个空房间里,由于拉着窗帘,无法看出是什么地方。



王师傅定睛一瞧,眼前有两个熟人,正是此前找过他的拆迁公司工作人员。对方威胁王师傅签字,并且称已经将他带到了安徽,如果不签字,肯定得吃苦头。紧接着,一旁的两名陌生男子来到了王师傅跟前,用安徽方言对王师傅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随后又将王师傅的头蒙了起来。


王师傅的头被再次蒙上后,立刻就有人开始用拳头招呼他,一顿“胖揍”之后,又有人掀开了头套。这时,他们拿来了个空白协议,让王师傅签字,见王师傅仍然不签,又连续毒打了王师傅两次,眼见他还是不肯签字,对方想出了另一招:硬按着王师傅的手握住笔在空白协议上签字。



强迫王师傅签字后,几名陌生男子还强行抓住他的手在空白协议上按下了手印。随后,对方继续蒙着王师傅的头,将王师傅带上车又开了四十分钟,才让王师傅下车,下车后,王师傅发现已经到铜山了,还没等王师傅看清对方的车牌照,车子就开跑了。

                                            

王师傅回到家之后,是越想越气,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受过这种罪啊,他直接跑到派出所报了案。无独有偶,同村村民唐某当天也碰到了同样的遭遇:被一伙人带到安徽被迫在空白拆迁协议上签了字。这,究竟是不是同一伙人干的呢?           

    

确认作案人员


      

民警调查发现,两起案件的案发现场,均出现一辆红色的荣威牌和一辆黑色的宝骏牌轿车,车上人员的体貌特征也基本一致,于是将两起案件并案立案侦查。民警介绍,两辆车上分别有四到五人,经研判及被害人辨认,基本明确两辆车上的人员为某拆迁公司卞某、徐某、刘某、马某等人,且这几人长期在各地从事拆迁活动,行踪不定。


经过线索摸排,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民警发现,徐某等人正在仪征城区的北城河路一带找一户被拆迁对象商谈拆迁事宜。事不宜迟!仪征警方立即调集警力赶往现场进行抓捕,一举将徐某、郑某等8名涉案人员抓获归案。


经审讯,徐某等人对非法拘禁王师傅和同村村民唐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且还交代了其他团伙成员。



经查明,该团伙中卞某为总负责人,下设四个组,共计16人。下设组员在卞某的授意下,将被害人唐某、王某蒙面强行带上车后,在周边路段开车逗留约40分钟左右,将被害人带至铜山一所废弃的学校食堂内,告知被害人已被带至安徽某地,并让组员中其中两名安徽籍的人员,对被害人用安徽方言实施言语威胁、殴打,迫使被害人在空白的协议上签字。

  

一网打尽


最终民警确定,涉案犯罪嫌疑人共有十六名,两个月后,所有嫌疑人全部被抓捕归案。警方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涉恶犯罪团伙。民警介绍,该团伙犯罪成员人数3人以上,且成员固定,经常纠结在一起进行一种或数种犯罪活动,并且有明显的核心分子及首先分子。根据刑法第26条之规定:3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就是犯罪集团。



前不久,仪征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分别判处16名被告人六个月至两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法治社会,容不得地痞、恶霸骑在人民群众的头上作威作福。希望政法机关继续加大力度扫黑除恶,增进百姓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


微信图片_20190511073909.jpg


自写.jpg




    


作者:缪亚、许飞
来源:法治扬州
编辑:徐洁